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

【重磅】孟凯危险的朋友圈:逃债的湘鄂情涉嫌A股利益输送!!

食品观察家2019-07-03 00:51:59

亲,欢迎关注食品观察家,获取食品快消行业重磅消息,直接点击标题下方“食品观察家”,联系我们请在后台留言或者添加QQ275076966。

2015年4月7日,*ST云网(原“湘鄂情))公告称偿债资金筹措不足,“ST湘鄂债”发生实质违约,成为国内首个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

  欠债还钱,给广大投资者一个交代,本是应有之义。但是,*ST云网2015年5月15日发布的第三十八次风险提示公告却称:孟凯先生2014年“十一”长假后至今境外未归,目前尚无明确回国意向。另外,2015年4月“ST湘鄂债”受托管理人广发证券同期发布的《独立意见》也称,*ST云网实际控制人孟凯“未采取有助于本期债券违约本息偿付的切实有效措施”。

  换句话说,大事当前,孟凯“闪”了。

  随着上证报记者对此事深入采访,不意发现了孟凯的资本“朋友圈”。这个圈子,游离于投资者视线之外,隐秘而危险。

  ⊙记者 高山 北京报道 ○编辑 刘宏鹏 赵晓琳

  800万行贿金健米业(8.60, 0.23, 2.75%)前董事长

  孟凯与金健米业原董事长梁宋模在北京湘鄂情饭局相识,2002年,孟凯因缺少扩张资金找到梁宋模达成合作,并用金钱予以“报答”。检察机关指控梁宋模“涉嫌收受北京湘鄂情董事长孟凯的贿赂800万元”,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则认定该行贿行为成立

  2014年5月初,网友“三江的眼泪”在多家网站发表题为《兆恒公司董事长徐国胜行贿上千万逍遥法外》的帖子,帖文附带相关法律文书截图片段,以及百余人的红指印。

  该帖赫然展示了湘鄂情创始人孟凯及其合作伙伴一些不为大众知晓的行径。

  上证报记者辗转拿到2011年4月11日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10)株中法刑二初字第8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详述了A股上市公司金健米业原董事长梁宋模的三起受贿案,其中两起案件与孟凯以及孟凯堂兄孟庆偿相关。

  在梁宋模任金健米业董事长期间,其主导的对湘鄂情的几次资本运作,曾颇受争议,但坊间相关议论仅停留于猜测层面,广大投资者无从知晓其中奥妙。

  上述《刑事判决书》详细还原了真相。

  2000年的一天,孟凯与梁宋模在北京湘鄂情饭局相识,前者将时任中国水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的堂兄孟庆偿介绍给梁宋模认识。2002年,孟凯因缺少扩张资金找到梁宋模,孟庆偿从中撮合达成合作。后来,孟庆偿居间促成孟凯金钱“报答”梁宋模。检察机关指控梁宋模“涉嫌收受北京湘鄂情董事长孟凯的贿赂800万元”。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则认定该行贿行为成立。

  案件调查过程中,孟凯、孟庆偿及系列关联人,包括家属亲属都协助过调查,涉及案件诸多细节。

  此外,孟庆偿还运作了梁宋模的另一桩“生意”。

  前述《刑事判决书》显示,徐国胜的深圳兆恒公司在收购金健米业所属的三江电力过程中,梁宋模利用职务之便,为深圳兆恒公司谋取非法利益,造成国有资金流失达7000余万元。该笔收购完成后,梁宋模以“借”为名,向徐国胜索贿1000万元,孟庆偿负责从中运作。

  目前,散见的零星信息显示:2012年6月11日,株洲中院向梁宋模下达《执行裁定书》。但是,梁宋模案又以(2013)株中法刑二初字第1号案件出现在开庭排期表上。对此,据湖南一位知情律师透露,梁宋模另有案件至今依然没有最终判决。

  本报采访到的多位人士均称,孟凯、孟庆偿、徐国胜都曾被司法机关依法控制要求协助调查。但记者遍查相关上市公司公告,未见信息披露。

  前副市长穿梭“湘鄂朋友圈”

  梁宋模受贿案发,牵出了湘鄂情孟凯、孟庆偿,以及孟氏堂兄弟的湖北鄂州老乡、深圳兆恒公司创始人徐国胜。其中孟凯的堂兄孟庆偿,是该案中的掮客。此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已官至湖北省地级市鄂州市副市长,2004年前后,曾任中国水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中水渔业(16.99, 0.21, 1.25%)董事

  孟凯的堂兄孟庆偿,前文两案中的掮客,为何有如此大的能量?此人大有来头。

  上世纪90年代初,孟庆偿已经官至湖北省地级市鄂州市副市长。1998年3月3日,孟庆偿作为鄂州市市领导,陪同湖北省农业厅领导视察武昌鱼(8.89, 0.00, 0.00%)集团“百万头养猪工程”。

  本世纪初,孟庆偿转而进入央企中农集团。

  2000年8月9日,鄂州市政府举行武昌鱼上市答谢宴,孟庆偿以中农集团旗下子公司、中国乡镇企业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身份出席。2004年前后,孟庆偿曾任中国水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中水渔业董事。

  本报记者经多方调查得知,孟庆偿、孟凯二人的老家均为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东沟镇孟家大垅村。该村一位中年个体户老板告诉记者:“孟庆偿、孟凯都是我们村的,孟庆偿很早的时候就靠读书走出去了。”

  前述梁宋模腐败案,实则是当时湖南常德腐败窝案中的一起。梁宋模受贿案发,牵出了湘鄂情孟凯、孟庆偿,以及孟氏堂兄弟的湖北鄂州老乡、深圳兆恒公司创始人徐国胜。

  近几年公开信息显示,徐国胜已经以“港商”身份活跃于内地。近些年,徐国胜靠做公益活动,在鄂州、武汉、常德捐资助学,摇身一变成为“爱心企业家”,其父也曾获得“鄂城区十佳道德模范”称号。

  孟庆偿在上述梁宋模受贿案中充当掮客获得不菲“中介”收入后,表面看似淡出湘鄂情,转而深度参与兆恒公司事务。

  深圳兆恒,曾被孟凯之妻周某的家乡湖南省常德市作为“大投资商”引进,后收购三江电力。工商信息显示,兆恒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为徐国胜,孟庆偿为该公司董事。此外,孟庆偿还是兆恒公司机构股东深圳市嘉禾高尔夫工程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占比37%。

  同时,孟庆偿还入股了兆恒公司旗下深圳市茁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改制为股份公司)。在茁壮网络公司中,孟庆偿、徐国胜曾交替出任法人代表、董事长。

  “朋友圈”的亲密交易

  围绕湘鄂情形成的“湘鄂朋友圈”,在资本市场上展开了一系列“亲密”交易。2011年,上市十年已第二次被暂停上市的*ST中农(现“农发种业(18.88, 0.02, 0.11%)”)恢复上市交易前后,湘鄂情、上海弘腾对其“精准”操作,被市场质疑涉嫌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更有专家直指其涉嫌洗钱

  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围绕湘鄂情、深圳兆恒等公司形成的“湘鄂朋友圈”,在资本市场上,展开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亲密”交易。

  2011年3月21日,上市十年已第二次被暂停上市的*ST中农(现“农发种业”)公告披露,湘鄂情、上海弘腾分别出资1.99亿元、2.65亿元从新华信托处受让公司股份,湘鄂情、上海弘腾因此分别持有公司10%、13.36%股权,位列中农集团之后成为*ST中农的第三、第二大股东。该交易完成后时隔近7个月,在2011年10月19日,*ST中农恢复交易后更名为ST中农。紧接着,在10月、11月,上海弘腾便迅速抛售公司股票,获利约5000万元。

  湘鄂情、上海弘腾对其“精准”操作,被市场质疑其涉嫌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更有专家甚至直指其涉嫌洗钱。

  梳理一下其间隐秘的人物关系,其中存在诸多“巧合”之处。

  孟凯是湘鄂情的实际控制人,其堂兄孟庆偿“在中农集团浸染多年”,而中农集团正是*ST中农的实际控制人。

  上海弘腾的联系地址恰好是湘鄂情旗下北京湘鄂春航天桥店,上海弘腾的联系人肖某是牛胜启的妻子,即孟庆偿的妻弟媳,也算得上孟凯的“亲戚”。

  湘鄂情首发上市时,北京华伦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其第六大股东。2010年12月6日,上海弘腾投资中心入股华伦东方公司,持股95%,从而间接持有湘鄂情股份。华伦东方公司一直由孟庆偿妻弟牛胜启任法定代表人,孟庆偿曾任华伦东方公司监事。

  面对众多质疑声,湘鄂情解释称,收购*ST中农股权是为了“实现上游产业链延伸”、“具有积极的战略意义”。但是,在2013年6月-7月,湘鄂情却多次甩卖所持的ST中农股票,累积套现超过2亿元。

  近两年来,孟庆偿、肖某等多次同时出现在深圳兆恒公司旗下子公司的活动现场。

  挥泪大甩卖背后:左手倒右手?

  2013年前后,湘鄂情商情告急,孟凯随即启动了系列脱困之举,成为资本市场的“故事大王”。2014年12月13日,湘鄂情挥泪大甩卖“湘鄂情”系列商标及部分资产备付偿债,深圳家家餐饮公司以3亿元接盘。而种种迹象显示,湘鄂情、深圳家家疑似孟凯的左右手

  湘鄂情孟凯早年创业维艰,发家之后定位高端餐饮,却未曾想到遇上了反腐。2014年12月17日,湘鄂情被中纪委反腐专题片直接点名。

  其实,2013年前后,湘鄂情就已商情告急,孟凯随即启动了系列脱困之举,成为资本市场的“故事大王”。其最近一次较大的操作,便是湘鄂情2014年底上演的“贱卖”戏。但是,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其中依然暗含蹊跷。

  2014年12月13日,湘鄂情挥泪大甩卖“湘鄂情”系列商标及部分资产备付偿债。公告信息披露,深圳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家家”)以3亿元接盘。

  对于这笔交易,孟凯和*ST云网现任董事长万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双双抛出湘鄂情商标“贱卖论”,称原本值10亿元。孟凯称,因为公司要还债、要转型,所以还是挥泪甩卖了。

  究竟是谁的深圳家家?根据本报记者调查获得的线索分析,湘鄂情、深圳家家疑似孟凯的左右手。

  深圳家家为香港家家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家家公司唯一股东为萌芽投资有限公司,萌芽投资唯一股东为永德集团有限公司。而萌芽投资、永德集团均为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俗称“BVI公司”)。由于BVI公司信息一直相对较为隐秘,经过上述一系列“连环套”,大多数投资者就只能好奇“永德集团唯一自然人股东李文是谁?”本报记者多方探访,未得答案。

  深圳市饮食服务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知本报记者,深圳家家的负责人之一叫杨群。但记者多次致电杨群,始终无人接听。

  记者检索得知,杨群确为深圳市家家副总经理,深圳家家旗下多家分店在近两年也陆续将负责人变更为杨群。巧合的是,北京湘鄂情官网信息显示杨群为湘鄂情公司湖南片区负责人。

  工商信息显示,深圳家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为刘贤林,而刘贤林是湘鄂情首发上市时的自然人股东之一。当时,刘贤林任湘鄂情餐饮管理公司行政副总厨,其妻罗水莲还曾任公司第一届监事会监事、湘鄂情北京定慧寺店(湘鄂情总店)总助、武汉洪山店总助。

  神秘接盘者深圳家家暗藏的信息远不止此。本报查询香港家家公司注册信息获悉,在一份文件里赫然出现孟庆偿的签署:2013年5月2日,萌芽投资作为香港家家的董事签署了香港家家《2013年度周年申报表》,孟庆偿作为萌芽投资的董事实际签署了这份文件。

  杨群、刘贤林、孟庆偿,这些深圳家家的关联人,无一例外都是湘鄂情的原始股东。

  在本文开始提到的《刑事判决书》中,孟庆偿在向司法机关提供的证词中称,湘鄂情首发上市时他是湘鄂情名义上的第三大股东,实则是为孟凯等人代持。

  这更使这笔所谓的“挥泪大甩卖”显得蹊跷。两个故事,有着惊人相似的逻辑,还是代持吗?

  2014年12月中旬,孟凯“挥泪大甩卖”之后,几大财经网站的股吧里就有人质疑:“所谓3个亿卖出商标都是骗人的,关联方就是湘鄂情自己的空壳公司。”“深圳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是北京湘鄂情股份有限公司顾问管理的另一业态公司。”

其实,早在2011年前后,孟凯可能就已经开始相关操作。众多信源表明,深圳家家曾经历过整体转让。2011年之后,深圳家家及其子公司陆续变更负责人,公司创始人陆续退出。2013年6月初开始,原湘鄂情一班人员陆续进驻,比如杨群、刘贤林。

  2013年1月29日,实名认证为艾美饮食网经理、深圳市烹饪协会副会长的薛志平曾在微博上称:据说,湘鄂情已经入主家家长沙米粉,该店扩张明显加速。

  疑似原湘鄂情员工刘晓华曾在网上上传了多份湘鄂情内部资料,其中一份名为《家家连锁快餐收购框架协议》的文件显示,2011年,武汉流金岁月商务酒店有限公司曾与深圳家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整体收购协议。该《框架协议》约定,整体股权转让款合计1亿元。

  湘鄂情2010年年报显示,武汉流金岁月商务酒店有限公司与湘鄂情恰好有过资产收购协议。此外,武汉流金岁月、湘鄂情也都曾“精准投资”ST中农。记者致电湘鄂情武汉晶殿宴会厅相关负责人胡旭东,对方拒绝接受采访。(消息来源:上海证券报)

Copyright © 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