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

【当代亚洲文学】春华秋实散文欣赏‖山风

当代亚洲文学2020-08-03 14:50:01



当代亚洲文学
亚洲精英作家作品展示


     童春华,笔名,春华秋实,湖北省团风县淋山河镇人,黄冈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曾在《中国散文网》《中国海油石油报》《惠州日报》《鄂东晚报》《楚天文艺》《古峡文学》《黄冈文学》《江南作家》《当代亚洲文学》《世界经典文学荟萃》《团风文联》等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上发表小说散文数十篇,现居广东惠州市。



山   风 

/春华秋实


      住在平原或是大城市里的人,可能没听过大山里的山风是怎样的呼啸。
      我家住在大山里,山大,山口多,只要有大风从山口拂过,那风声如同无数把哨子同时响起,呜呜作响。又如万马奔腾而来,尘土落叶飞扬。
     生长在大山里,我是听着山风、吃着山上野果长大的。所谓山之魂、风之魄,云之谲,在我们大山里就名副其实了。大山里的泉水甜、野果多,山口里的野果久经风吹日晒,果子成熟早,肉质鲜美。
     在那年代,不仅山上野果多,而且漫山遍野种有红苕,大山里的孩子就想办法吃山上的野果和红苕。譬如,刚挖出来的红苕不好吃,咬一口,冒白浆,一点甜味儿也没有而又涩口,于是,我们想法子把整蔸红苕挖出来再挂在山口的大树上,红苕一两个月也不容易坏掉,经山风吹够后再吃,那味道与刚挖出来的味儿不一样,吃一口,没有白浆,水汪汪的爽口,越嚼越甜,既有苹果味儿,又有栗子味。上山放牛时,什么时候肚子饿了,就随便从树上取下一串红苕啃几个,有时吃饱了,回家也不想吃饭,父母不知道我们的把戏,还以为我们的身体出了毛病呢。
      我们生产队里有八头耕牛,当然也有八个放牛的小伙伴。有时我们八个小伙伴一起赶着牛群,迎着山风,浩浩荡荡往山口走去。到了山口,我们把拴牛的绳子往牛角上一缠,一撒手,让牛群在山凹里翛然吃草去。
     我放的是头大公牛,而且是头骟牛,我跟它取名叫“黑山风,”它既年青,又肥壮有力。一身绀青的绒毛纯洁发亮,肩头上那块圆溜溜的肌肉高高隆起,雄赳赳,气昂昂。它经常挑衅别的公牛,其它公牛见到它就开跑,不跟它来往。
     山口里面的草场广阔,牛群在草场上时而戏嬉时而食草。鸟儿在丛林里飞舞欢叫。山间水塘清澈透明映着蓝天,涓涓溪流缓缓流向远方。斜阳穿过山林形成道道斑澜的花环。山风轻轻摇动着成片的树梢。
     我们几个小伙伴无忧无虑,也闲不住了,我们开始演唱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我扮演扬子荣,大黄毛扮演座山雕。正当我们玩得开心兴趣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头陌生的公牛来,和我的公牛“黑山风”个头不差上下,两头从来没见过面的公牛,一见面不用分说就斗起来了,那场面吓死人,我们八个小伙伴眼睁睁地看着,也不敢上前解围。一会儿山坳里如山风呼啸,尘土飞扬,足足一个多时辰没分出胜负,吓得我们心惊肉跳,不知如何是好。我们正在焦急之时,那头陌生的公牛在猛烈犇突中,一下退到山沟水凼里失足了,倒在水凼里动弹不得,嗷嗷直叫,而我的“黑山风”仍不放过它,到这个时候,我们才敢上前把我的“黑山风”赶过来。
      一会儿,山冈上传来唤牛的声音,原来是后村的同学,他见看到自己的牛趟在水沟里不能动弹,一下子吓哭了,回去报信了。
      出了这事,我本来没有错,是他的公牛找到这里来的,但毕竟伤了他的公牛是很大的事,牛要是死了,那可是天大的事啊。一时,我的心掉着摆,惴惴不安,害怕极了。
     果然,下午就有人来找到我们生产队里扯皮,我把事情的原由都说清楚了,但父亲还是说我没放好牛,要惩治我,我吓得一口气跑到大山里,躲到我们几个小伙伴挖的那个“备战洞”里,一天一夜没回家,饿了就吃几个挂在树上红苕,渴了就喝山沟里的泉水。晚上,找来树枝把洞口堵死,静静地趟在洞口听着山上各种各样的虫儿欢叫,听着山风在山林里拂过那种微妙的声音,那声音一如狼嚎,一如虎啸,一如母亲手中针线从鞋底穿过的那种声音。睡着时,还做着《白毛女》的怪梦,并奇想在山洞里做神仙呢。
     神仙倒是没做成,后来我做厨师了。当我在武汉长江饭店做那道有名的“风干武昌鱼”的菜肴时,我就会想起儿时放牛时挂在山口大树上的“风干红苕”。想听到山口如同母亲手中的针线从鞋底穿过那种微妙依恋的山风呼啸声。


投稿须知

↓↓↓  滑动下方文字查看 ↓↓↓ 


       本微信公众平台的所有文字系原创,独家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本平台所使用的音乐、图片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本平台非以营利为目的而善意使用。因客观原因,不能当面向相关权利人征询授权意见,在此致敬。若有不当使用之处,敬请及时联系,使用人在此致歉。

      《 当代亚洲文学》是立足中国,面向全亚洲文学爱好者提供交流和学习的微信公众号平台,欢迎来稿,以附件方式发邮箱913839050@qq.com(作品+作者简介+生活照),仅收原创首发稿,谢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7日内打赏大于10元50%归作者,50%用作平台运营,7日后打赏不再分配,主编莫若琪微信:w8493050,欢迎交流。




Copyright © 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