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

愿有岁月可回头

沙上写诗的女人烟雨2020-08-13 10:14:02

元宵节过后,从千山万水之外带来的妈做的咸菜压萝卜,伴着妹妹做的烟薰腊肉也被我用小尖椒爆炒后一扫而光,吃完后回味,怅然若失,心中有如喝过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


 

孟子说,“君子有三乐”,其中“父母俱在,兄弟无故”是首要的。谢天谢地,这首要的乐我都拥有。看过很多人祈愿赚钱的速度快过父母老去的速度,当时不以为然,这个春节,整天整天的与爸爸妈好好地相守,我忽然想许个愿:愿有岁月可回头!

 

腊月二十九,我带着导弹狗狗与侄女长途开车一千多公里,回到了江北妹妹的新家,一江之隔的老爸那时正在故乡江南的饭桌上,抢过弟弟的电话迫不及待地开始煽情:明天年三十了,她们回不回来无所谓,你是我们家的主心骨,回来了才是团年。奈何隔着长江,天色已晚,恐轮渡会收渡,只得安心在妹妹家住下。年三十早上,我还在梦中,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起,我78岁的老爸正踏着薄雾从弟弟车上下来,弟弟说老爸一早吵着非要亲自接我回江南岛上去。

 

久别的故乡,屋前依旧挂满经冬后飘香的桔子,闲田中散落着斗大的柚子,有几个还被用绳子串在一起,估计曾是邻家小朋友的玩具。妈妈的小菜园里一片生机盎然,迎春苔,芹菜,菠菜,香菜,莴苣迎风招展,好似欢迎我的归来。

 


正月初一,弟弟宣布让妈从厨房下岗,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在厨房挥刀舞铲,尽力施展厨技,暂时接了妈的班,春节客人多,做一名优秀的家庭煮妇真不件容易的事。常常是我在收拾碗筷时,妈已经从她的电视连续剧中回到人间,追着我要倒垃圾桶的残渣唠叨:哎,这个不倒哟,留路边我放的空碗里,给流浪猫和流浪狗吃,这位风烛残年的老妇人,蹲在路边,将残食耐心地分类,然后满意地等待黑夜中无家可归的动物们。每当吃完上餐后,我便要斟酌下餐吃什么好。刚脱下满是油烟味的衣服,洗完饭菜飘香的头发,又得开始菜园寻菜,摘菜,洗菜,切菜,配菜……每天下来都累到腰酸背痛。而临睡前,妈总不忘将一个装满糖果、瓜子与水果的盒子放在我枕头边说:半夜醒来就看电视、吃东西。不惑之年的我依然是她眼中贪吃的孩子。累而心安地陪同在爸妈身边,最多的感概是做父母太不易了,在他们蹒跚的脚步中,我分明看到了年轻时的他们,那时心中的祈愿更强烈:愿有岁月可回头!

 


千千万万句“我想您”,不如“和您在一起”,在梨花岛上的最后一个清晨,听着成哥唱的《梨花又开放》,我合诵着《回家过年》,妈已经起床,出出进进为我掖被子,打扫房间,询问我早上吃什么菜,今天带什么吃的回东莞…诵着诵着泪无声落下……妈试探着在床前请示我,早上的饭我来做吧,这些天你也辛苦了,她又问了我新买的电钣锅怎么按下去指示灯是黄色的,我躺在床上一一告诉她,操作到指示灯是红色的才是在工作中,哪曾想,我在老家赖了一次床,吃饭时揭开电饭锅盖,一阵糊味扑面而来,原来妈将锅胆拿下,直接将剩饭倒在锅壳内还加了水去煮的,我呆立在这一锅糊饭前,无名的悲怜排山倒海弥漫开来,曾几何时,那个上山下乡的知青妈妈,那个也教书育人的年轻妇人,那个用尽全部心思把我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已被岁月夺去了芳华。妈急促不安地自责:我就想着你们今天要走了,要带什么吃的,没事,烧坏了锅再买一个新的吧!我强忍着那雾一样的东西,不得不信服衰老这件事,我真的很无能为力,那时我再一次在心中祈愿:愿有岁月可回头,换我父母悠然无畏地向岁月深处!



年假在故乡的最后一晚,招待了有三十多年情谊的死党男同学,女同学,妈完全被我拒之厨房外,继续追她的电视连续剧《甄环传》,她一边看,一边发感叹,或指责或发问或激怒,她真的老了,半聋状态,我有时听到她自言自语,也小声回应她,她就眯着眼等我再回应,我大声回答她,她又埋怨我态度不好,吼了她,人老了,就是这样子吗?还是跟爸爸呆一块不费劲,尽管每天他要重复提起毛泽东(他是粉丝),讲时事,谈特朗普,安培俊三不是好东西,偶尔也笑指我的享受导弹狗狗是孝庄皇后,来上文绉绉的两句:坎坎坷坷人生路,坦坦然然随缘行!更多时候他会跟我聊起那些已故的乡邻,聊起福报因果,要我坚持行善,喝上二两酒后,还唱上两句流行歌: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那天我在家做了地道湖北味的武昌鱼,老爸端着酒杯,摇头晃脑地诵读: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在我惊诧他能不慌不忙背全沁园春.长沙时,他试探性地问我:你不会以为爸爸是酒疯子吧?


我愿意您一直这样喝着小酒,疯下去。

 


老家周围与爸爸同龄的乡邻长辈大多数已不在人世,爸爸,妈虽清贫但健康,我相信,这就是福报!祝福二老能再多活十年,二十年!

 

家人平安,看着父母慢慢老去,有事儿没事儿,经常地回老家看看,膝前承欢颜,灯下问安暖,和老母亲撒撒娇儿,与老父亲谈谈心。最暖心的相逢,莫过于这样一场邂逅吧!

 


两岸人家微雨,带着初见的旖旎,再见了,给我血肉的故乡,以一朵花的姿态穿越四季,以一片叶的心情回望故土,想着可以再见到爸妈,不管我是少年还是白发,心底便恰逢花开!



Copyright © 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