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

旧梦

落入寻常里2020-07-05 15:54:54

我要去见千玺啦。在旧年的岁末,新年的起始。


17岁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少年尚未走远,成年还没来。


所以特别执着地想要见到17岁的他。即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次单方面的赴约价值不菲。


上一次我这么孤注一掷地想要去见一个人还是两年前。周六考试那天,我起床发呆了一个小时候之后,决定化妆去城市的最东边见一面金浩森。


从那天开始,我彻底明白了这漫长或短暂的一生有许多事情需要我独自去完成。也是那一次与少年时代的自己的单刀赴会,使得“自在寻常”这几个字烙在了心底。


自在寻常。自在寻常。哪怕只是平凡的大多数,也想努力让自己活得更自由一点。


时间再往上倒退两年,是为了去见熊祁。我啊,其实也任性,想见的人千山万水也去,想做的梦虚无也勇敢。


希望下一个两年,我能见到河图吧。在那之前的现在,我先去赶稿^_^




我只愿你,在当下,不负今朝


时间进入天蝎座。


炎热而漫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夏天,终于因为一场大雨的到来迅速撤离这个低纬度的城市。


你像一只爱尔兰松鼠,毫无预兆开启了冬眠模式。在这样有点冷的天气里只想躲在暖和的被窝,听一场惬意的雨。


早晨7点钟的闹铃准时叫醒整个宿舍,你嘟囔着翻个身,被迫和枕头怪兽作别。


在昏沉的课堂上掏出手机刷新社区,看到霸占了一整个屏幕的摆成心形的蜡烛,你才意识到今天是传说中的“光棍节”,人们在千方百计摆脱单身的状态或者沉迷于半价购物。


你沉默地想起记忆里的某个少年。



七月夏光正流转的时候,你独自一人攥着去往佛山的车票站在陌生的街头。


千里奔赴一座城,只为了见一眼那人。


听起来浪漫又疯狂。可天知道你其实连他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虽然你们握手,拥抱,你甚至在控制不住的宴席上偷亲到了那个少年的脸颊。


或许20岁的年纪已不可以称之为少年,可你执念如此。仿佛这样便还是十四五岁的中二时期。那个少年满足了你关于恋人的所有幻想,长身玉立,眉眼含笑,蠢萌又认真到令人心安。


在青春的最后耗尽所有勇气去任性一次。这大概就是此行最大的意义。



讲台上老师宣布下课的声音把你从那莫名其妙冒出恋爱气息的甜蜜气场中拉扯出来。时间依旧如往常一般,行进在一成不变的轨道上面。那个少年是别人的少年。


十一月的台风,携来未经许可的暴雨,突兀地蔓延在你的脚边。单薄的伞经不住寒冷。


即使穿得很暖和,依旧咳得连心脏都疼起来。从十月份开始便断断续续地病着,大概是真的和桂林的山水相冲?好吧,其实爸爸说的没错,你太缺乏锻炼。


承诺了友人许久的一起旅行,三番两次不成,终于选择在国庆的时候去了桂林。火车晚点又拥挤,你一个人缩在窗边戴着耳机睡得昏昏沉沉。等到终于下车的时候除了疲惫再无其他感觉。


作陪的朋友很尽责,打点好了所有的行程,你只需要拿着相机闲晃。


和家乡不一样的山,水却是一样的。于是便俞发想回家逗弄小孩子。


此番最大的感想大概是决定了往后的国庆节再也不往人多的地方凑。



电脑突然跳出来的网页再一次打破了你的沉默发呆。回过神的时候文章已经写得乱七八糟。


突然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情。


无论在哪儿,我都只是希望你能自在地活着。拖延症也没有关系,由心而往。



2013年旧梦。

Copyright © 郑州鱼批发价交流组@2017